「他是誰?」鄢陽逼問道。

「他……呵……」那紅櫻竟然在此關鍵時刻七竅流血,咽了氣。

「反噬?」這恐怕也是楚九門早就為了防止她們告密,而設置的類似於天道血誓一樣的禁制吧,只要她們違背了禁制,則會立刻被反噬而亡。

鄢陽嘆息。

不過,雖然沒有找到她們的內應,卻得了一隻神筆,也不算一無所獲。

鄢陽拾起那只有着圓敦敦筆桿的符筆,那筆端流露出某種強大又飄渺的意蘊,但鄢陽卻無法確切地抓住。

「泛星天真」四個字刻在筆桿上昭示着它的與眾不同。

鄢陽沉思了片刻,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但來不及想那麼多,快速收了包括符筆在內的,紅櫻屍身上的一眾法寶儲物手鐲等,立刻加入了院中的戰鬥。

「抓幾個活的!」鄢陽嚷了一句,「還要問話呢!」

。 一輛普通的計程車,在國醫院門口停了下來。

後座里,裹在銀灰色大衣里的燕景轉頭看向身旁的秦舒,說道:「聽說今天你家裡人也來了現場,我讓人查了一下他們那邊的情況,這些東西,你可能會用得著。」

秦舒接過他遞來的信封袋,隨手打開,快速掃了一眼。

她眼裡劃過一絲訝異,然後不動聲色地將信封收了起來。

燕景見她心裡有數了,斜斜地勾唇一笑,示意道:「去吧,祝你一切順利。」

秦舒照舊沒說什麼,拿起手邊的包包,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計程車沒有停留,一溜煙兒的消失了蹤跡。

這個時間點,幾乎所有參加迎新儀式的人都已經聚集到了國醫院大會堂。

只有寥寥幾人還在門口徘徊,看樣子,是被保安攔了下來。

「你們國醫院不是說迎新儀式對外公開,誰都可以進去觀禮嗎?為什麼偏偏攔著不讓我們進?!」

「不好意思,現在儀式已經開始,就不能再隨便讓人進去了。」

首發網址et

保安歉意地說道,說完,還特意將門口的電動欄杆圍了起來,關閉通道。

有人不服氣地看了下手機,說道:「這才八點四十五,明明還有十五分鐘才開始!」

保安面不改色的說道:「從這兒走到大會堂剛好十五分鐘,所以,你們不能參加了,快走吧。」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幾人雖然不甘心,卻也只能懊惱地離開。

他們一轉身,正好看到迎面而來的秦舒。

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的女子仙氣飄飄,五官精緻如畫、絕色傾城。

只一眼,便讓人再也難以移開目光!

幾人愣住了,世界上真有這麼美的女子?

這簡直比今年選出的亞洲小姐還要美得更有靈氣!更撩人心弦!

見秦舒直直地朝國醫院大門走去,有熱心腸的人提醒道:「美女,你也是來觀看國醫院迎新儀式的吧?可惜啊你來晚了,儀式已經開始了。」

秦舒朝對方點點頭,腳步卻依舊往前。

這時候,一隻手拉住了她。

是個中年男人。

對方目光灼灼地看著秦舒,好不容易壓下眼裡的驚艷,說道:「小姐,別去了,保安不讓進的。我看你長得很有當明星的潛質,正好我有個朋友是娛樂公司,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找個地方我請你喝咖啡,我們可以好好談一談這件事。」

中年男人這話一說出來,旁邊幾人面色都有點古怪。

「不用了,我趕時間。」

秦舒看也沒看對方一眼,輕而易舉地掙脫了對方的拉扯,把手抽回來。

中年男人不禁訝異了一下。想不到,這個聲音嬌柔的美女力氣還挺大的?

秦舒徑直走到保安面前,向對方展示了自己的錄用通知單。

保安一邊驚奇地打量著她,一邊將門打開,低聲解釋道:「元小姐,剛才來了一位大人物,我們怕出意外,不敢再放人進去了。不過您現在是國醫院的人,趕緊進去吧,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

大人物?

燕景可沒跟她提過這個。 是司星辰。

她的到來,算是緩和了兩方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

然而白季也不打算再和這些人虛與委蛇了。

各騎一匹馬,走在回叢林邊界,鑄劍山莊武者駐紮之地的路上。

司星辰側著臉,看著身邊半張臉隱於黑暗中的白季。

「沒有我來,你應該也做好了什麼準備吧?」

白季動作幅度不大地搖了搖頭。

「這次真沒有什麼準備。不過……也不需要什麼準備。」

「那你打算怎麼樣?」

司星辰嘴角掛著輕笑,好奇白季的打算。

「沒人和我說啊……」

白季無辜地聳了聳肩,「我來幫忙,守完就走,從頭到尾都不知道其他事情……」

司星辰一愣,知道了白季的打算。

「你準備暗中殺了那狗官?」

「讓一個人閉嘴的方式有很多,不一定非要奪走他的性命。」

司星辰點了點頭,又看著白季的側臉,輕聲問道。

「明明都是你正面面對暴走的獸群,救下了那些百姓。如今一切結束之後,那些卑鄙的小人竟然想要搶功,你一定很失望吧?」

英雄戰勝了敵人,卻被一些藏在暗處的小人奪取功勞名聲,甚至還打算禍害他的性命。

這種事情,理所應當地該生氣。

白季這才微微抬起頭,讓今夜的月光灑在自己的臉上。

一時間,司星辰彷彿看到了一雙映著她自己與星光的眸子。

那雙眼睛的主人咧嘴一笑,泛起幾分危險的味道。

「所以,有人需要付出代價。」

「你……」

「你和隊伍回去吧,我需要去解決一些事情。」

隊伍這時走到了一處兩邊林木旺盛的小道。

「喂!」

司星辰低聲輕呼。

然而那個背影已然撕下身上寬鬆的衣服,穿著一身夜行衣,於今夜不算明亮的月光下鑽入了林中。

白季的離去,沒有驚擾到任何人。

石家兄妹似乎也早有知曉。

聽著窸窸窣窣的聲音遠去,司星辰鼓著嘴巴,有些氣惱。

「獃子~」

生了片刻悶氣,司星辰又看向了共乘的石家兄妹。

「你們最近一直跟著那獃子么?」

石小嬋羨慕地看著司星辰一身束體的猩紅色甲胄。

完全按照她個人身材設計的甲胄,讓司星辰整個人顯得英氣勃發。

頭髮乾脆利落地梳了個單馬尾,鬢角鮮明。

「哥哥你很早就認識我們師父了嘛?」

這……

司星辰低頭看了看胸前,準備開口解釋。

石漢武卻是首先輕輕拍了下妹妹的後腦勺。

「笨,是姐姐。」

司星辰身上淡淡的香味,以及纖細修長的身材,都顯然不是男性可有。

說著話,石漢武卻是不敢多看司星辰。

這位姐姐顯然是特意來找師父的,對於未來的「師娘」,石漢武心中只有敬重,不敢有絲毫冒犯。

「都行……」

司星辰嘴角掛著輕笑,看著兩人,又問道。

「你們叫他師父?他已經教你們什麼了么?」

「沒有……」

石小嬋覺得眼前的姐姐極好說話,話語便多了些。

「其實師父還沒承認收下我們……」

聞言,司星辰心中瞬間一喜,臉上也是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由心笑意。

就知道他不會隨便收徒弟的……

「咳咳……」

司星辰察覺到臉上的笑意有些蕩漾,緩緩收斂。

「那什麼……他要回去你們跟他一起么?」

……

白季隱於暗中,徑自摸向了他打聽到的地方。

十三幫幫主所在之地。

那位名宿是十三幫的招牌,也是十三幫可以整合在一起,並雄霸一方的關鍵。

所以他並不會藏頭露尾,隨便和誰打聽,都能知道他所在的地方——

在西風郡下屬酒泉鎮附近的一處山莊。

在正常的城鎮生活,人多眼雜,行事多少有些顧忌。

即便他是這裡實際上的統治者,也要知道避嫌。

而離開城鎮一段距離生活,該有的享受一個都不會少,而且山莊里都是自己人,可以玩的盡興而不用有絲毫顧忌。

白季快速地向著目的地跑過去,正常狀態下,使用輕功——追風步的時候,氣力的回復速度甚至還要比消耗速度更快。

黑暗中,白季開始緩緩沉下氣來,調整心態。

他需要讓自己徹底地冰冷下來。

他是去殺人的。

自從來到古藺叢林附近,白季其實就是抱著隨意胡鬧的心態,主動挑釁,也不怕事情鬧大。

算是在釣魚。

可惜一開始,十三幫那個小頭領祝安福在接觸他的時候始終保持克制,那麼白季自然也不好主動下殺手。

或許是因為遊戲裡帶來的習慣,也或許是因為個人道德上的一點堅守,從不主動紅名,算是白季一點小小的堅持。

可如今……

那些人所做的事情,給了白季足夠說服自己的理由。

魚肉百姓,為禍一方,此其一。

貪生怕死,強取聲名,此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