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來,這是胡英麗第一次被氣得沒了理智,想動手打人。

而玉蓮被胡英麗這一撲,也是愣了。因為在她的記憶里,再怎麼氣惱,胡英麗也是不動手大人的。

因一開始,玉蓮就失了先機,所以這會只能護著自己的頭,不讓胡英麗給打到頭。

玉蓮也想爬起來,可胡英麗的身形是她的兩倍。她試了一下,真的推不開人,只能躺著挨打。

唯一慶幸的是,因為多年來的嬌養,所以胡英麗大人力氣並不大。

手上和身上傳來的痛感,讓玉蓮鬆一口氣。幸虧不是往死里打,要不她肯定是半條命都沒了。

雖然身體不能動,可嘴巴還在。所以玉蓮一邊防禦,一邊扯開喉嚨喊,「救命啊!打人了,救命啊,要死人了,救命、救命……」

胡英麗是大搖大擺的進玉蓮家,所以有不少人看到。因此,沒一會,附近幾家人就說了起來。

和大娘正在外面和人聊八卦,聽到胡英麗來找玉蓮。心裡擔心玉蓮被欺負,就叫上一旁的小南娘去玉蓮家。

還沒走到玉蓮家,就隱約聽到玉蓮的救命聲。嚇得和大娘兩人,撒腿就往玉蓮家裡跑去。

兩人一進門,就看到玉蓮被胡英麗整個人壓在炕上打,頓時大驚,跑過去把胡英麗拉開。

拉著胡英麗一隻手,小南娘說,「玉蓮,你不要怕,我們這就來救你。」

和大娘狠狠的扯著胡英麗的手,罵道,「你這個臭婆娘,都不要他們幾姐弟了,居然還敢來欺負玉蓮。」

「見過不要臉的,就沒見過你這麼沒臉皮的,沒良心,沒人性的惡毒女人。」

和大娘和小南娘都是常年下地幹活之人,手上的力氣比胡英麗大多了。所以一下子,兩人就把胡英麗給拉下炕。

被控制住的胡英麗,想要掙扎開,可掙不開,只能罵道,「你們放開我。這是我和閨女的事,和你們這些外人沒關係。」

和大娘嗆回去,「什麼外人。玉蓮叫我婆的,我是她長輩。她的事,我就能管。你給我安分點,再亂動,我就打你。」

感到被抓住的手臂上傳來的痛楚威脅,胡英麗只能不忿的閉上嘴,怨恨的瞪著玉蓮。

。 只見這個「獸化人」身高近一丈,渾身肌肉彷彿要爆炸開似的,露在外面的雙臂及胸膛上長滿了黑毛,卻又被鮮血混合泥漿及其他不知名的東西覆蓋着,凝結成板塊,彷彿一層盔甲。

最醒目的卻是這個「獸化人」的頭顱。

只見它長著兩隻大大的招風耳,鼻子圓粗而突出,兩顆獠牙探出唇外一大截。

看模樣,赫然是個擁有豬類異獸血脈的「獸化人」。

不過,聶雪瓊在觸碰到對方視線的瞬間,便知道它就是控制這群獸化人的孽族。

因為對方眼中雖然也帶着狂熱,卻也透著清明、狡詐、兇狠等神色,顯然是有神智的。

果然,這個豬頭孽族瞧見聶雪瓊時眼睛一亮,隨即就大步走來,發出粗豪的大笑聲。

「這位狼脈姑娘也是收到了吞天神尊的召喚而來嗎?怎麼沒帶獸傀啊?」

說着,這個豬頭孽族便用它那長滿黑毛且骯髒的大手抓向聶雪瓊胳膊。

這舉動貌似親近,可聶雪瓊分明從對方手中看到了淫邪之意。

這讓聶雪瓊意識到,孽族和人一樣,也有各自的私慾。

這個豬頭孽族明顯是覬覦她的美色,想欺負她這個新來的。

聶雪瓊不認為這種待在獸化人聚集地外圍的孽族實力會多強,這點從對方聚攬的獸化人只有兩三百也能證明。

於是,在對方那骯髒的大手抓來前,她便釋放出冰之靈力。

她的冰之靈力尚未觸及豬頭孽族的手,其上便覆蓋上一層冰霜。

見此,豬頭孽族一愣,隨即眼中淫邪就變成了驚恐,撲通一聲跪拜下去,大叫道:「靈君饒命!」

聶雪瓊眉頭一皺,收了冰之靈力。

她若真想殺了這豬頭孽族,對方根本不會有時間反應。

她皺眉,是因為這豬頭孽族口中蹦出的一個個新詞。

對方以「狼脈姑娘」稱呼她,大概是看出她覺醒了狼類異獸相關的血脈。

然後是「吞天神尊」,她知道黑淵、天界都將神府境稱作神尊,那麼若無意外,此番聚攬這些獸化人的為首孽族多半是神府境!

此時,對方又稱呼她為「靈台」,難道是對靈竅境的尊稱?

雖然已經得到一個重要消息,但聶雪瓊並沒有就此撤離的打算,於是寒著臉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饒。」

說完抬腳就踹到了這豬頭孽族臉上,將其踹得向後連翻了三個跟頭。

待這豬頭孽族重新跪起來,臉都腫了,與真正的豬頭愈加接近。

原本還有幾十個獸化人待在豬頭孽族身邊,此時見狀全都跑到了聶雪瓊身後。

顯然,這些獸化人徹底分清了誰強誰若,轉換陣營了。

見此,聶雪瓊不由想:這些獸化人未必是一點神智都沒有。

如果是熊起在這裏,肯定會告訴聶雪瓊,趨利避害也是一種生物本能,和有沒有神智關係不大。

踹了一腳,聶雪瓊發現這個豬頭孽族實力也不是很低,起碼融靈七八階了。

於是她繼續寒著臉,問:「你叫什麼?」

「小的朱鋼鋒。」

「來這裏多久了?」

「小的也是才來三天不到。」朱鋼鋒滿臉陪着笑。

聶雪瓊聽了皺眉——才來三天,恐怕也知道的事情也不多。

但奔著多費兩句口舌的事,她還是繼續問道:「能給我說說吞天神尊麾下都那些強者嗎?」

果然,朱鋼鋒露出為難之色,道:「靈君大人恕罪,小的也是才到兩三日,實力又低,哪能知道這些事。

只聽說聖尊麾下靈君有好幾十個,如我這般的融靈境更是多達數百。」

聽到這裏,聶雪瓊乾脆直接問:「神府境就吞天聖尊一個?」

「應該吧。」朱鋼鋒明顯也不清楚。

「起來。」聶雪瓊還是頭次說這麼多話,示意朱鋼鋒起來后,又道:「以後你就跟着我,現在我去找神尊,你在這裏替我看着獸傀。」

獸傀是孽主對聚攬過來的獸化人稱呼,這點聶雪瓊在舒地時就知道了。

朱鋼鋒應了聲「是」,便用敬畏的目光送走聶雪瓊。

蒼雅暗中跟在聶雪瓊後面,將這些事都看在眼裏,不禁想:這小丫頭平時看着話不多,腦瓜子倒挺靈活嘛。

為了避免遇到類似方才的麻煩,聶雪瓊深入獸化人聚集地后,便以冰之靈力繚繞周身。

如此一來,她所過之處冰霜染地,溫度驟降,寒氣森森。

再也沒那個不開眼的孽族來招惹她。

如此,聶雪瓊連過幾座山峰,很快就接近了核心區域。

不過這時她卻有點猶豫了。

『是先向其他靈竅境孽族打探消息,還是直接去接觸那個吞天神尊?』

想了想,聶雪瓊決定穩一點,暫時不接觸那個孽族神尊。

倘若對方一見面就發現她不對,恐怕她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

她雖不怕死,卻也不願送死。

接着,聶雪瓊開始尋找適合打探消息的靈竅境孽族。

相較於外圍,靠近核心區域的孽族、獸化人反而沒那麼稠密,各個群體間的界限也更為清晰。

另外,並非所有靈竅境孽族身邊都聚集著大量的獸化人,有的身邊只有百來個,甚至幾十個獸化人,並且這樣的例子還不少。

聶雪瓊稍看了看,便明白為什麼了。

這些靈竅境身邊的獸化人雖少,但實力卻都極強,其中甚至不乏靈竅境!

『東邊那個獸化人群挺乾淨的,不過其中的孽族似乎是狐脈,恐怕很聰明,向她打聽消息容易招來懷疑。』

『西邊那個似乎是蛇脈孽族,冷冰冰的,估計話比我還少,也不適合打聽消息。』

『南邊那個似乎是狼脈孽族?那不是理論上將跟我同脈?這個應該會比較好溝通吧?』

站在一棵大樹頂上瞅了會兒,聶雪瓊終於選定了目標,當即縱身掠去。

很快,她便來了到了那個狼脈孽族所屬獸化人群外圍。

因為這個對方只有一百多個獸傀,所以立即注意到了聶雪瓊的到來。

瞧清聶雪瓊的模樣,那青年、黑毛狼脈孽族立即雙目一亮,快步走過來。

聶雪瓊見此卻是柳眉蹙起,暗道:失算了,這個狼脈孽族八成也和那個朱鋼鋒一樣是個好色之徒。

【第一更。】 會不會他們本來要請的仙童被自己給截胡了?

只是這個世界有仙童嗎?在她看來這就是一個架空的種田文吧。

那個村長說了那麼多,她是沒在歷史書上聽過這個什麼大陸什麼城之類。

巫茶茶推測這個世界應該是有什麼大家族之類的,然後所有旁支下支的都想往本家大本營鑽。

這些人就想法設法要壯大自己的村子或者地方,讓本家那邊注意到,然後藉機回到本家?

這都是從村長他們那聽到的片面之詞推測出來的,之前那個神棍真的能召喚仙童嗎?

是她孤陋寡聞還是見識淺薄?總之她要先搞清楚自己的狀況,不能像之前在年代文那樣犯傻了。

還有萬一又被說傳錯地圖了吶?

「這次是真的!」

「喲,你出來了?你誰啊?」之前就被這個聲音嚇到了,找又找不到。

「我就是之前送你空間超市的,也負責和你溝通的。」

「之前在我腦海發信息是你?」

「是的。」

「那你怎麼之前不選擇說話,現在才冒出來?還有之前傳我去年代文的是不是你?居然還選擇在了公廁!」

「茶茶同學請不要生氣,我之前在那個時空耗盡了能源無法交流只能以那種方式。」

「你不是我同學OK?」

「我這是選擇你那個時空的交流方式與你交談,你不是學生嗎?」

「行了,你先回答我的問題,不對,你先告訴我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主機表示這屆的主人真難帶!

「我是時空管理局的其中一個主機,除了你之外還有十一名和你一樣的人被選中並被傳送到這個時空。」

「繼續!」越來越玄乎了。

「他們都是來自不同時空的人,當然你那個世界只有一個你被選中而已。你們十二個人將要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並完成終極任務,最後活下去的可能只有一人。」也有可能一個都沒有。

「等等!還會有生命危險的?要死十一個?那這裡面死了是不是就能回到自己原來的世界了?」

「不會,生命只有一次。這裡死了就沒有然後了。」

「那你為什麼要選擇我?要不你將我換回去重新再選一個過來?」太危險了好嘛。

「無法執行!」

「喂,那我怎麼生存下去啊?你除了給我個空間超市外沒有任何其他金手指了,其他人都是些什麼?」

「請自己仔細查看,機會只有一次。」

「你要不要這麼公式化啊?剛剛可不是這樣的。」

「請仔細查看,機會只有一次,請確認!」

「查看查看。」先了解清楚再說。

查看人:巫茶茶。

查閱其他人的信息機會一次。

一號四號七號十一號:體術;二號六號八號九號:媚術;三號五號十號,偷盜術。

「沒了?這什麼意思?我問的是金手指啊,還有具體人物情況不告訴一下嗎?」

「已查閱!」腦波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