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通,還沒等王濤說話,電話那邊就傳來了一陣狂笑,「老四,老秦的新聞你看了沒有?」

「現在都是熱搜第二了,能沒看嗎?老秦這傢伙真的是個易火體質!別人拼了命的想上熱搜都辦不到,這傢伙….不到半個月上了兩次!」

石濤還想樂。

記得兄弟四人吃最後一頓散夥飯的時候,大家喝的都有些多。

秦川更是光著膀子對燈發了誓,說要以後絕對不會和流量沾染半點關係…..然而….這才過了幾天?

「可不是!不過下面的節奏好像不太對,我們要不要….處理一下?」

很快,許雙的聲音再次傳來。

「處理?不用!反正這件事是胡編的,文工團那邊會處理,而且老秦還能借著這個機會再火一下!」

王濤再笑。

他的腦海中已經開始浮現狼狽的老秦被一大堆粉絲圍追堵截的場景。

「也是….那就不管了?」

「不管了!粉絲圍堵的是老秦又不是我們!如果想讓追老秦的人更多一些的話,我們還可以稍微的加一把火。」

這一刻,王濤損友本色盡顯。

反正粉絲追的又不是他們,和在學校里不一樣。

在學校的時候,他們天天和老秦在一起,老秦火了他們也被堵的不行,但現在…..他們巴不得老秦能夠火的發紫。

「哎,這個可以有…..」

「哈哈哈哈!」

………

與此同時,燕城,名陽區,法院,

師夢雪正一臉尷尬的站在一位中年男子面前,中年男子一臉威嚴,一看身份和地位就不低。

辦公大廳里還有其他法院的工作人員正在整理著文件,

能看得出來,他們憋的相當辛苦。

「領導,真的是這樣,王姐他們都知道!」

師夢雪臉頰燒的通紅,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上次請秦川吃飯她只告訴了自己幾個比較聊得來的同事,好嘛,現在整個法院都知道她和秦川吃飯的事情。

「真的是老鄉?不是他的粉絲?」

中年男子的臉色有所舒緩。

「領導,真的是老鄉…..您看,這是我和我媽的聊天記錄!」

見到領導還是有些不信,師夢雪急忙拿出手機點開了和自己老媽的聊天記錄遞了過去。

「是這樣…..飯是你請的?不是他請的?」

簡單的看了一眼,男子便將手機遞了過來。

「嗯,是我請的!」

師夢雪點頭。

「吃的什麼?」

眼下這條新聞已經已發不可收拾,相信用不了多久師夢雪的身份就會被扒出來,到時候上面肯定會打電話詢問。

因此事情必須了解的越詳細越好。

「黃燜雞米飯,他大份,我小份!都是微辣!」

師夢雪用手捂住了眼睛。

噗!

哈哈哈哈哈

終於,辦公大廳里的人再也沒能忍住,爆笑了起來。 抵達之後,方雲一伸手,把眼前散發着米香氣息的白色透明晶石再度收集在黑神套裝皮膜之中。

不管巴巴塔的行動,反正方雲又驚喜的『意外』的撿到了顆木伢晶。

「已經是第20顆了……」臉不紅心不跳,方雲熟練的把這顆木伢晶收起來,心裏嘀咕著。

越是往地底深處走,巴巴塔放出的木伢晶數量和頻率就越恐怖。

先是看了看輔助智能記錄的坐標位置,方雲深入地底還不到3000米的距離。

隕墨星號的具體位置方雲根本不清楚,可根據方雲的記憶,單算直線垂直距離,這還不到五分之一的路程。

也就是說巴巴塔為了吸引方雲前去,按照之前的頻率,至少還要丟出差不多100顆木伢晶才行。

像原著中當木伢晶盛宴現世的時候,吸引了全球強者的目光。

一群人圍着木伢晶打生打死,還死了幾個行星級強者,可加起來也都沒搶到100顆。

如今方雲只是隨便在地下搜索一波,就撿到一堆。

其實從內心來說,呼延博的傳承絕對極強,方雲說不心動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他擔心若是自己若是替代了羅峰接受了這個傳承,或者說接受了呼延博留下的唯一傳承魂印……

這就極大的改變了劇情,後邊羅峰奪舍不了金角巨獸咋辦?

以及後來究竟會怎麼發展,他完全不清楚。

或者會不會對他產生一系列不妙的蝴蝶效應,也不為人知。

而且羅峰和他關係還不錯,若是自己搶了本該屬於他的機緣,內心這一關,他不認為自己肯定能邁過去。

當然了,其實說起來,呼延博的傳承還是其次,他最大的金手指也許是『先知先覺』,所以我不打算失去。

……

時間緩緩流逝,如今方雲已經得到了80顆木伢晶,而他不過是深入了大約一半的距離。

其實越往地下潛入,他本身的行動越隨意,也不去辨別方向。

因為他明白,真要在這麼大範圍內的地底尋找隕墨星號不現實。

可如果巴巴塔在暗中引導他的話,反而憑感覺走更容易找到。

的確他正在不斷的接近,不斷的接近隕墨星號。

「等等!」可突然間,方雲停下了腳步。

「現在已經過了近一半的距離了,也該狠狠的壓榨壓榨,多從這個巴巴塔手中多弄點木伢晶才行。」方雲不由暗道。

像現在這樣的數量,以及增加的頻率,估計到了那個飛船的門口,也頂多能夠搞到手200顆吧。

200多顆木伢晶,看似能夠造就200個行星級,可對於想要成為恆星級的方雲來說根本就遠遠不夠。

方雲舔了舔嘴唇,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淺笑。

「咦……我不知不覺怎麼下潛了有7000多米了,距離地面有點遠了啊。」

「不知繼續往下去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算了,我天賦如此之高,冒險下去划不著,小命重要!」

方雲故意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會,開始慢慢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神套裝背包,似乎打算就要原路返回。

「不,不要,你這個愚蠢的方雲,別走!」

一直關注方雲動靜的巴巴塔,探聽到方雲的話語,以及看到方雲的動作後果然急了。

正所謂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巴巴塔手上儲物手鐲中的木伢晶就如同不要錢似的。

「嘩啦啦……」

一顆顆木伢晶被巴巴塔扔出飛船。

之後方雲聳了聳鼻樑,臉上暗自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笑容來。

巴巴塔上當了。

「咦,好濃郁的米香味啊,難道下邊不遠處就還有大量的木伢晶?」

「說不定先還有大量的木伢晶,還是冒點險再深入搜尋一些看看吧……」方雲又自言自語的大聲說道。

而後他一轉身,繼續向著香味傳來的方向而下。

果然,還沒有走出幾百米遠,就有整整30多顆晶瑩剔透的木伢晶方堆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果然不少啊,如果下方還有更多的木伢晶,就算是冒着生命危險去探索遺跡也值得啊。」方雲面露微笑。

「快來,你個愚蠢的方雲。」巴巴塔雙眼放光。

「若不是地球人資質太差,而你的腦域闊度又符合主人傳承的要求,我才懶得鳥你這個慫貨呢!」

「88顆!」

「120顆!」

「180顆!」

「260顆!」

「這羊毛薅的,應該也差不多了吧!」方雲暗喜不已。

「真是個貪心的小傢伙啊,不過你也總算過來了……嘿嘿。」巴巴塔得意一笑。

「你一個愚蠢的地球土著,怎麼可能逃得了我巴巴塔大人的掌控。」

「嗯?」方雲左右張望了一眼,又用腳在地上踩幾下,「這都快到門口了,那赤混銅母殘片怎麼沒有遇到?」

「這巴巴塔,是不是看不起人啊。」

飛船殘片赤混桐母鋒利無比,對精神念師來說是個大殺器。

對羅峰的作用也並不大,方雲並不介意順手拿走。

可惜,巴巴塔也沒有想到這點,沒有給扔出來,這讓方雲有點不爽。

不過看在巴巴塔扔了這麼木伢晶的份上,方雲也不再多說什麼了,要啥自行車啊。

又過了一會兒,在不遠處的厚實岩石壁上,他的飛刀發出噹啷的一聲,而後撞在一面堅硬無比的金屬上。

「隕墨星飛船……到了?」方雲心裏一動,如今已經到了目的地了。

但是表面上的功夫,方雲該驚訝還是驚喜,意外,震驚的表情。

而在飛船里一直關注方雲的巴巴塔,自然也一臉的滿意的看着眼前發生的這一幕。

「差不多,到了最後一步了。」兩個人同時想到。

方雲沒有遲疑,直接操控黑神套裝和飛刀,把周圍的岩石輕易弄開,露出一個可以讓他通行的通道。

而在最前面,就是一個佈滿灰塵的隕墨星號大『門』,這個艙門的『門』此刻半開半閉着。

方雲心跳加速,不過還是『謹慎』的走了過去,同時精神念力朝裏面蔓延進去。

果然和原著當中的一樣,就在艙門入口通道的地面上,一顆顆隱隱有着白色光暈的木伢晶全部聚集在一起。

十顆,二十顆,三十顆……密密麻麻,少說也有三百顆!

即使早已經有所預料,方雲的眼睛還是瞬間紅了。

「嘿嘿!」方雲心中嘿嘿一笑。 「你這話聽着就不可信。」

我跟夏末離它的距離遠了許多。

這隻骷髏看着有些眼熟。

我指着它道:「你是之前的那個影子,異食者?」

我只是猜測,給夏末嚇了一跳,她聽到我說的之後,又上下的打量起這隻骷髏。

發現確實很像,再加上之前我的描述,這異食者的本體被關在封閉空間,所有的一切都吻合。

夏末退的更遠了,抓着我小聲道。

「我就說不讓你救它,這下好了,你把它放出來了,我們怎麼辦?你有沒有對付它的辦法?」

夏末有些慌了,我卻一點不着急。

這骷髏身上半點陰邪氣息都沒有,甚至看不到一點黑氣,除了隱藏的好這種可能之外,還剩最後一種,它壓根沒什麼攻擊力。

我也不需要戒備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