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夢瑤聽說要將自己送回去,立馬不高興了,倔強說道:「我不回去!」

陳爭嘆了口氣,苦口婆心勸道:「你父母估計正在到處找人,如果你一直不回去,他們肯定會急死的!」

沈夢瑤惱道:「要你管!」

陳爭苦笑問道:「你不會真想賴我這不走了吧?」

沈夢瑤見他一副不情願的樣子,突然將他的筆記本電腦的電源插頭給拔了。

陳爭驚呼道:「你幹嘛?」

沈夢瑤也不答,突然一把將陳爭的筆記本抱起來,沒等陳爭反應過來,撒丫子跑進了房間,隨後「砰」一聲關上了門。

「我的存稿!」他一中午辛辛苦苦碼了四千多字呢,萬一被沈夢瑤給整沒了,豈不是要哭死。

可是當陳爭繞開桌子追了過去的時候,沈夢瑤已經反鎖了門,他從外面打不開了。

他用力敲了敲,可是沈夢瑤根本不理會,最後回了陳爭一句:「拿新電腦換,我要頂配的台式機!」

陳爭:「……」

「我知道你叫沈夢瑤,信不信我馬上就去報警,讓警察叔叔把你帶回家去!」

「那你女朋友就得跟你分手了。我把那個女朋友的QQ發給這個女朋友,應該不算敲詐你吧?」

關上門之後,沈夢瑤的溝通能力似乎一下子提升了很多。

陳爭見她居然又拿此事敲詐自己,恨得牙痒痒,卻又無可奈何。

張婷一事是他的七寸,暫時沒辦法破解,只能妥協道:「好吧,你贏了,可是我不知道你要什麼配置的電腦啊!」

沈夢瑤回道:「我等會兒把配置發你QQ上!」

陳爭哭喪著臉提醒道:「你別刪了我的文檔啊,這可是我今天絞盡腦汁寫出來的!」

「刪了~」裡面傳來一句讓他絕望的話。

「靠!」

陳爭忍不住飆了一句。

沈夢瑤本就是想氣氣陳爭,聽陳爭居然飆出了髒話,居然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要不你出來,我們再好好談談怎樣?」他回到客卧門前,輕輕敲了敲門,耐著性子說道。

「你說!」

沈夢瑤沒有開門,正趴在床上玩電腦。

「你要怎麼樣才答應離開,開個價吧?」陳爭靠在門上問道。

沈夢瑤漫不經心地說道:「你還我BTC唄!」

陳爭立馬回絕道:「這不可能!」

「那就沒得談了!」沈夢瑤無所謂地聳聳肩。

她此時的想法已經變了,不想走了。她覺得自己沒帶身份證,又不願意和陌生人接觸,暫時不知道去哪裡,賴在陳爭這裡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而且她還有要挾陳爭的把柄在手,也不怕陳爭不聽話!

陳爭柔聲說道:「我給你五萬,你帶著錢離開行不行?」

「不要!」

「十萬!」

「不要!」

陳爭咬牙:「二十萬,不能再多了!」

沈夢瑤上眼皮微微一抬:「我覺得住這挺好的~」

陳爭幽幽說道:「你住我這裡不方便你知道么?這是我和我女朋友住的地方。」

「哪裡不方便?你當我不存在就好了~」沈夢瑤淡淡說道。

「……」陳爭感覺十分無力。

沉默了一會兒,沈夢瑤提醒道:「上QQ,我把電腦配置發給你了!」

陳爭立馬從口袋裡掏出蘋果手機,快速登錄QQ之後,果然收到了她發過來的電腦配置信息。

他嘆了口氣,準備暫時先依著她,下午去廣阜屯買一台電腦回來,以後的事情慢慢再想辦法。

陳爭想起沈夢瑤還沒有衣服穿,便下樓在附近的服裝店買了幾套貼身衣服,又挑一條白色睡裙,回來之後將買好的衣服放在她門口,敲門提醒了一句:「我幫你買了些衣服,放你房門口了,以後不要不穿褲子出來了。」

沈夢瑤其實已經發現了自己剛剛的失態,不過她以為陳爭沒注意到。

現在聽陳爭提醒自己,立馬知道陳爭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失態,頓時臉紅到了脖子根,輕輕地將T恤往下方扯了一下。

等聽到大門打開又關閉的聲音之後,她豎著耳朵在門口聽了好一陣子,才小心翼翼地打開門,把放在門口的衣服袋子拎了進去。

她把袋子里的衣服全部倒在了床上,拆了一條白的褲子穿起來,又脫下T恤,將那條睡裙換上,很合身,穿著非常舒服。

她這兩天晚上都沒休息好,所以昨晚上躺在舒服的床上一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現在早已餓得不行。

於是趁著房間裡面沒有人,開門走出房間,去廚房的冰箱里找吃的東西。

陳爭很少在家裡做飯,冰箱里除了一些水果之外,只有幾根黃瓜和一個西紅柿。

沈夢瑤猶豫一陣,拿了一根黃花,在水龍頭下洗乾淨后,邊走邊吃起來。

不過她剛剛走出廚房,就遇到了拎著兩盒外賣從大門走進來的陳爭,立馬站在原地,怯怯看著陳爭,慢慢將咬了幾口的黃瓜藏在了身後。

沈夢瑤穿著陳爭剛剛買的睡裙,頭髮有些蓬鬆,顯得有些慵懶;她嘴裡含著沒有吞下去的黃瓜,腮幫子鼓鼓的像含著松果的小松鼠,看起來又有幾分俏皮可愛。

「別吃了黃瓜了,我給你買了飯,一起吃吧!」陳爭微微一笑,走到客廳餐桌前,將兩個袋子放下來。

不過還沒等陳爭拆開袋子,沈夢瑤便快速拎著另外一袋外賣進了房間,留下一臉苦笑的陳爭。

陳爭吃過飯,將沈夢瑤放在門口的外賣袋子一起帶出門扔掉,然後下樓去了廣阜屯。

北有中關村,南有廣阜屯。

廣阜屯電腦城是南方最大的電腦市場之一,楚漢市的大學生基本上都會來這裡買電腦以及其他電子產品。

陳爭現在用的蘋果筆記本和蘋果手機就是在這裡買的。

她拿著沈夢瑤發給他的配置,很快在一家電腦店配齊了一台高性能電腦,加上一個液晶顯示屏,花了陳爭一萬多塊錢。

他又買了一部便宜的諾基亞智能手機,準備拿回去給沈夢瑤用。

陳爭買東西不講價錢,賣電腦的老闆開心不已,服務態度異常好,還主動叫了一個夥計幫他將電腦搬到電腦城的樓下。

。 屍傀?

雲海廣場正舉辦一年一度的歡慶會,現在那裏人數超過十萬。

結果出現屍傀?

「假信息?」

這是蘇景行看到短訊后,大腦里閃現的第一個念頭。

但很快排除,因為發信人是城守府。

號碼的確是緊急通知號。

「古隊他們有危險!」

這是蘇景行見着「屍傀」兩個字后的第二個念頭。

古波、孔大寶他們還在雲海廣場,這個時候屍傀現身,古波一行人立馬陷入危險境地。

包括雲海廣場以及附近街道上的十幾萬人群,全都面臨死亡危機。

「出現的好!」

這是蘇景行盯着「屍傀」兩個字的第三個念頭。

因為出現屍傀,將它殺死後有極大幾率拾取到演武卡。

有了演武卡,《鬼蟒斂息術》和《巨神刀》氣御篇就能快速練成!

三個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下一秒,蘇景行從掌心空間里取出斗篷和面罩,飛快穿戴上,腳掌踏地,施展《八步升龍》衝天而起。

……

雲海廣場。

此時已經混亂一片,尖叫聲、怒吼聲、慘叫聲、哭喊聲,到處響起。

歡慶會舉辦的一半還沒到,一個屍傀從商場里衝出。

陡一現身,就肢解了十幾個人。

血腥、兇殘、恐怖的一幕,通過廣場兩側的大屏幕,震驚了所有人。

十幾萬人瞬間亂成一團,四散奔跑,尖叫聲響徹雲霄。

廣場的保安、負責現場的治安隊,還沒出手,就被恐慌的人群衝散。

古波、孔大寶、馮鐵劍一行人也一樣,尚未回過神,便隨着尖叫恐懼的人群,四處奔逃。

孔大寶經過一處拐角時,被後面的人推了一把,當場崴了腳跌倒在地。

慌亂中的他,顧不上痛呼,忙拖着腿在地上迅速攀爬,躲在角落,緊貼著牆壁,任由人群從眼前衝過,不敢動彈,不敢發聲。

「吼~」

野獸般的嘶吼聲,卻慢慢的向他這邊靠攏。

披頭散髮、佝僂著身子,瘋狂殺戮的屍傀,獵豹一樣,追着逃跑人群,所過之處,留下一地的殘肢斷臂。

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氣中飄蕩,瀰漫至全場。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貼著牆角不敢動彈的孔大寶,眼睛死死盯着屍傀,心中不斷祈禱。

然而,越是祈禱,屍傀越是逼近。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孔大寶渾身顫抖,心臟跳動的直往喉嚨口鑽,眼中充滿了絕望。

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近了,更近了!

「嘭~!」

天空突然一聲巨響。

絕望的孔大寶,下意識抬頭望天。

便見着視野內,一個銀黑色的半透明碩大拳印,打爆空氣,從天而降。

「轟隆——」

大地搖晃,煙塵滾滾。

在孔大寶驚愕的目光下,從天而降的銀黑色拳印,準確命中屍傀,將這隻起屍魔蟲卵操控的怪物,砸進地底。

恐怖巨力,直接砸出一個半徑三米左右的大坑,坑洞邊緣遍佈滿十幾米長的裂痕。

其中一道裂痕剛好擦著孔大寶的腳邊,順拐經過。

孔大寶呆若木雞,忘了所有。

僅是傻傻的站在原地,愣愣的望着從空中飄飛落下來的一道身影,目光獃滯,震撼無聲。

……

【發現屍體,是否拾取?】

「是!」

【發現屍體,是否拾取?】

「是!」

【發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