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視更是一個加一個的布置,

生怕閻魔愛這個好用的工具人一不注意就想背刺自己。

根據羅小黑的世界來看,

日之本所謂地獄其實就是某個大型無主的靈質空間罷了,

至少王玥沒聽說天朝有地府這種地方。

開玩笑真要有那種地方,

老君不直接去把地府給掀了?

不過距離雖然遠,

但該防範的還是要防範。

那個蜘蛛到底有什麼能力王玥雖然還不清楚,

只不過大概率是和生靈系和心靈系有關。

上次他就隔著幾個靈質空間對自己來了一發,

說那個傢伙沒再閻魔愛等人身上做點什麼手腳,

傻子都不信。

「額。。。那還是算了。」

骨女聽后也立刻絕了這個想法,

作為老員工,

她哪裡不知道自己的老闆有多變態?

怎麼么說著都算是做私活了,

這種事還是不要讓它知道的好。

7017k杜青青覺著今天的自己肯定瘋了,這是她這是四年來做出最瘋狂的決定了,可做了后才發現,這個後果似乎和那一年跟駱東城之間的那件事情一樣嚴重,她貌似有些承擔不起了。

閃婚,她倒是不怕,可,這個人不對啊!

大四那年的「相遇」實在太讓人難以忘記了,那是她這輩子的夢魔。

……

《在你眼裡,揉碎的星光》第405章閃婚 但是出乎意料,艾米麗來了,她帶著一身的疲憊。

不過還好,她逃過了換角的事。

只要她不作妖,李願是不會輕易否定一個人的。

而且慕悠然是有演技的,這一點大家有目共睹。

昨天的事情,他回去想了一下,一個是他昨天很難過,所以容易暴怒。

但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慕悠然沒有發揮出自己該有的水平。

明明上一場還拍的好好的,和杉杉搭戲后,馬上就看起來像是一個根本不會演戲的菜雞。

也許問題不是出現在她身上,是杉杉有意這麼做。

不然為什麼和別人搭戲不壓戲,單單到了最後一場馬上就收工了,杉杉突然去壓一個人的戲呢?

他猜測應該是兩個人之間有點摩擦。

但是他想明白了歸想明白了,他一點也不想調節。

這是個劇組,不是感情調解節目,演員之間的恩怨,他們自己解決。

當然,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昨天也在生杉杉的氣。

但是經過一個晚上的思考,他覺得自己好像沒有資格吃醋。

他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人家交朋友自己有什麼立場不讓?更何況,她也沒有哄自己的意思。

他覺得自己好像對昨天杉杉沒有解釋而耿耿於懷,但是同時又覺得人家沒必要來和自己解釋。

結束自己的胡思亂想,他發現慕悠然回來了,但是今天依舊還是和杉杉搭戲。

他有預感今天還是一樣的結果,但是沒想到杉杉只是自顧自發光,完全沒有像昨天那樣把人打壓進塵埃里。

一笑只是覺得,她今天還得想怎麼和解,沒有時間去給她難堪。

而且,通過昨天,想必這個小心眼的艾米麗早就把她當成仇人了。

沒了一笑的有意壓戲,這場戲一次過,但是相比於閃閃發光的一笑還有被她帶進戲的賈靜靜,慕悠然顯得有點平平無奇。

一笑也感覺到了。

她突然覺得,也許不必鬧得你死我活,因為畢竟是小橙子的電視劇。

她可以好好表現,只不過不讓艾米麗再次那麼出彩就好了!

這場戲拍完,整個劇組放鬆下來,道具組快速收拾好東西裝進倉庫。

李願還坐在監視器前看著畫面。

演員們一個接著一個走了,但是他還是沒有動作。

正在考慮要不要過去的一笑被韓跳拉住。

「杉杉!你今天演的真好!」韓跳飾演的女四號是男主的遠房表妹。

最近借住在男主家,所以一般有男主出現的時候,她都是有露一面的機會。

但是到了劇情後半段,她就會退場。

因為她的存在,也給男女主造成了一點小誤會,但是總體上還是個很討喜的角色。

今天上午是男主的主場,所以她一直在劇組裡。

也就看到了劇組裡的風聲鶴唳,但是她不太知道原因。

只是杉杉到了后,導演明顯放鬆了下來,沒有上午那麼嚴肅了。

果然杉杉是一個小福星!

第一次見面她就讓自己被選中,現在還可以解決導演的煩躁!

真是妙不可言!

但是她很興奮的來和一笑說話,一笑卻大部分注意力都在李願那邊。

韓跳嘰嘰喳喳了半天,發現杉杉好像並沒有聽她說話,順著杉杉的視線看過去,就發現了正在看監視器的李導。

瞬間心裡瞭然:「那個,我還有事,明天我們再聊!」

然後快速撤退。

看起來導演和杉杉有什麼秘密吖!

我這該死的好奇心。

韓跳躲在角落裡觀察他們。

一笑沒有發覺,當然,她也沒打算在這裡說,她是想約小橙子出去說。

等人都走光了,李願還坐在監視器前。

監視器里正在回放畫面,但是其實他根本沒在看。

他的注意力都在一笑身上。

因為今天他要做點什麼,有人在場他不好意思。

好在很快片場里的人都走得乾乾淨淨。

他關掉監視器,站起來。

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腳步緩慢的走過去。

馬上就要照面了,他突然緊張,腳步一轉往旁邊走去。

算了,今天還是不要說了,他還沒準備好。

但是一笑不會讓他走的,她抓住了李願的胳膊:「李導,我有事想跟你說,今天方便嗎?」

「方、方便!」李願也不知道她要幹什麼,心裡有點沒來由的慌亂。

但是他還是點頭。

一笑就邀請他一起去附近的咖啡廳。

因為咖啡廳距離片場不遠,李願沒有開車。

天已經黑了,秋季的風有些涼,一笑瑟縮了一下,摸了摸單薄的衣服。

李願察覺到了,他看了看滿天的繁星,把外套脫下來給她披上。

一笑一頓,看了他一眼,笑出來小聲的說道:「謝謝。」

李願搖搖頭。

兩個人的身影離得很近,但是總有一點點的距離,讓人感覺不到曖昧。

天上的星星眨著眼睛,樹葉搖擺飄落。

街邊的紅色燈光映照著黑漆漆的路面,朦朧的漫長感籠罩在李願心頭。

他此刻心裡想著的,是劇本里的某一些鏡頭。

要是他們可以像電視劇一樣,一直走在街頭,那該多好?

那樣就算他說不出口,也可以一直在一起。

重複的做著同一件事情很枯燥,但是只要和她在一起,就會變得很生動有趣。

兩個人來到咖啡廳,要了二樓一個小包房。

這邊的咖啡廳很少有包房的,都是一些開放式的小單間,隔音效果不太好。

雖然不是說什麼國家機密,但是她還是不喜歡被別人聽到。

不是第一次表白了,她駕輕熟路。

就是表白嘛,難免會緊張。

就是一笑這樣的選手,也難免不知道如何開口。

兩個人的咖啡都到了,但是誰也沒有先開口。

一笑囁嚅了一下,決定先來個試探。

「李導有喜歡的人嗎?」

李願一愣:「有……」

他說這句話時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一笑。

「那你有嗎?」他小心翼翼,害怕自己會說錯話。

一笑同樣點點頭。

但是李願卻慌了神。

是誰?

是照片里的那個人嗎?

看起來是很優秀……

所以,我是沒機會了嗎……

他有點沉默,嘴張了張,最後沒有說出話來。 米拉跟在身後,嘲諷地道:「走得這麼急幹什麼?是不是怕米奇手下過來呀?」

「我怕,我很怕!」張凡氣哼哼地說着,大步向前走。

他要去山莊總控室,從錄像監控里查找這些人處于山庄的哪個角落裏。

不過,兩人剛剛鑽進車裏,就看見兩個穿白大褂的護士模樣的女子從診所里跑出來。

她們慌裏慌張,像是有什麼急事。

當她們路過布加迪旁邊時,張凡聽見兩人的對話:

「他們是畜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