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個個跪在地上求饒的土匪們,哪裏還有身為土匪的兇狠?不由冷哼道:「我又沒說殺你們,我這麼溫柔大方的女孩子,是不會殺人滴~」

。 第777章六皇子府。蕭泓宇坐在院中竹椅上,問身邊的金大。他等著秦奎上門來給他解釋,沒見着人影不說,派去的人竟也尋不到他的蹤跡。

秦奎犯了包庇之罪,怕他追究可以理解,但是連夜逃走,唯一的女兒死了都沒見他出面,家和夫人更是都不要了,怕成這樣就讓蕭泓宇覺得奇怪了。

尤其是秦紅霜死之前說的,關於秦臻的那個驚天秘密……如今想來,難不成臻兒的死是秦奎的授意?

蕭泓宇有些煩悶,就是怎麼想都想不明白那個驚天秘密是什麼。

「告訴下面的人,繼續找秦奎的下落。」

「是。」金大退了下去。蕭泓宇坐在椅子上,伸出手揉了揉眉心,自從知道臻兒慘死的真相,這些天他一直都睡不好,就是很壓抑。

昨天他賜封軒王,城內能來道賀的世家基本上都來了,但君緋色沒來,只有君將軍來了。

他跟君緋色實際上都算不上朋友,他們兩個的關係因為之前種種倒是有些特殊,但奇怪的,面對君緋色的時候,他的內心莫名的有些平靜。

蕭泓宇起身,朝着外面走。

「主子。」站在旁邊的金大忙的上前,蕭泓宇揮了揮手阻止道。蕭泓宇出了王府,便朝着將軍府去了。

秦臻最近很忙,忙到腳不沾地。她這邊的藥材幾乎收集完畢,還有幾樣極其貴重難尋的,便要拜託馮晨。

因為一旦開始後天毒體的煉成,她勢必不能再幫君玄燁,所以秦臻這幾天往君玄燁這裏跑的很是勤快。

「大哥,你覺得怎麼樣?」秦臻一進屋子就問。君玄燁這些天恢復的非常好,身上的傷口已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體內的力量適應的很是良好,更有小妹每天以銀針為引,輸送力量。

「感覺很好。」君玄燁點頭,他已經起身,如今行動自如。

「小妹,你跟大哥出來。」君玄燁道,拉着秦臻一起去了院子。君玄燁此人一向穩重,這會兒沉黑的眸子卻隱隱有些激動,就見他當着親真的面兒抬起手,沖着院中一石桌,猛地一揮,內勁四散,砰的一聲,石頭桌四分五裂。

一擊之下,君玄燁內心震動,激動的臉都有些紅。他已經好多天沒感受到體內有力量是怎樣一種感覺,原本以為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擁有武功,沒想到……君玄燁壓抑住內心的激動,

「小妹。」秦臻看了看那裂開的石頭桌子,抿了抿唇,有些一言難盡的感覺,但對上自家大哥的雙眼,她眨了眨眼,違心的鼓了鼓掌道,

「大哥,很棒了。」

「嗯?小妹,可我看你怎麼不太高興?」君玄燁疑惑問。於是秦臻偏頭看向他道,

「大哥,如果我沒算錯的話,已經快十天了,你從劈開小茶杯到今天劈開石頭桌,按理說進步很快,但我還是覺得很慢……」 「啊……我?」

那個女員工有些發懵,疑惑的問了一遍。

「不然呢,我讓你試你就試,哪來的那麼多廢話。」張峰語氣一冷,用處慣用伎倆來,「以後還想不想跟着我學技術了?」

那女員工耷拉着腦袋,一臉不情願的拿起藥丸,「好吧,我試一下!」

就當着眾人的面直接試了起來。

一兩分鐘以後,沒有半點變化。

張峰就迫不及待的拿起那張藥方在楚楓面前晃悠了兩下,「小子,吃了吧!」

「讓藥效飛一會兒!」楚楓面無表情,淡聲道。

面對楚楓這般態度,張峰氣極反笑打道:「呵呵,還在這硬裝呢,一會兒你是不是又該說得過一兩天才能看效果了,然後逃之夭夭……」

話未講完!

「卧槽!」

「不是吧?」

「這特么的真是閃了我的二十四純K鈦合金狗眼!」

身後一陣陣的之音打斷了張峰。

張峰疑惑的扭過頭去,卻發現牛愛花改變明顯。

方才那個平平無奇的黃臉婆皮膚變得比白皙了何止一分!

更恐怖的是還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化,直到又淡化去了不少皺紋,方才停止!

「小……小牛?」張峰嚇的說話直打磕巴,疑惑問道,「牛……牛愛花?」

「是我啊,張部長,史董,你們這是怎麼了?」

牛愛花一頭霧水的問道,這群人的反應太過異常了。

然而這群人哪裏還能說的出話來,已經被震驚的呆若木雞了。

這藥丸吃下去還沒十分鐘,竟能將皮膚改善到這種地步,那些市面上的護膚品和藥物與之一比,簡直就是垃圾啊!

「我……該不會是毀容了吧?」牛愛花一下子就慌了,一個念頭浮上心頭,嚇得她直接淚崩。

科研部這邊是沒有鏡子的,這些櫥窗的玻璃也看不清樣貌,她會如此想也是正常,畢竟附近的人震驚的未免太過了些。

「你有沒有覺得身體有任何的不適?」張峰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沒有啊,身體還暖暖的,有些舒服!」牛愛花連忙搖頭,聲音逐漸有些哽咽,「張部長,我……我的臉是不是毀了?」

牛愛花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兒,眼看着就要落下。

「自己看看就知道了!」楚楓似乎早有準備,直接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小鏡子來,遞了過去。

牛愛花發接過鏡子,手都是顫抖著的。

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毀了容我也能要一大筆賠償!

抱着這樣的決心,牛愛花毅然決然的照了起來。

看到鏡子裏的自己的一瞬間,牛愛花的反應和旁邊這些人如出一轍。

雙眼瞪的像銅鈴,嘴巴張的能放下一顆雞蛋。

鏡子中的那個自己,皮膚白皙光滑,臉上的什麼雀斑皺紋竟然都淡化了不少。

「這……這真的是我嗎?」牛愛花難以置信的喃喃道!

生完孩子后,她的臉色就一天比一天黃,葯和護膚品都用了不少,一點成效沒有,她都放棄好酒了,沒想到竟然有了恢復,甚至更好的希望!

牛愛花神經質地撫摸著自己的臉蛋,恍如隔夢。

「怎麼樣,張部長,是你自己來,還……」

楚楓話音未落,這張峰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動作快的楚楓都有些咂舌。

咚咚咚!

下跪磕頭,一連貫的動作行雲流水。

「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是我有眼無珠了,還請您不要讓史董辭了我,我想繼續待在這兒鑽研藥方奧妙,精進醫術!」張峰連連求饒道。

有了這個藥方,史家勢必能夠直衝雲霄,他這個位置,以後那可是前途無量啊,他怎麼捨得給就這麼丟了!

史愷歌此刻也從看清了形勢,這藥方做出來的東西簡直就是愛美人士的福音啊,他們要是擁有了這個,董家的打壓算個屁啊!

「張峰,你恃才傲物,對楚楓先生出言不遜,對下屬態度不善,這就足以開除你了!」史愷歌正義凜然的訓斥道。

史家眾人那也如同風中的牆頭草一般,轉到了楚楓這邊來。

「張峰,你自己剛才說的話,才幾分鐘就要出爾反爾了不成?」

「一個大男人,能不能有點擔當!?」

史愷歌清了清嗓,朗聲道:「張峰,去財務領工資吧,你被開除了。」

「別……別啊,再給我一次機會啊!」張峰哪裏還有之前傲氣,直接一把抱住了史愷歌的大腿,哀嚎求饒著。

但此刻不管他在如何賣慘,都已無濟於事了,在哀嚎聲中被幾個史家的人給拖出去了。

「楚楓先生,您這藥方現在……」史愷歌恭敬出聲。

「不急!」楚楓抬手打斷史愷歌的話,順便還把藥方給收了起來。

史家眾人皆是一愣,這是什麼意思,耍他們玩呢?

「鑒於你們史家種種表現,我覺得這條件應當改一下。」

泥人尚有三分火氣,何況他堂堂邊關戰神!

「改一下?」史愷歌心中咯噔一下,似乎有些不好的預感,顫聲音問道,「怎麼個改法?」

「我要你們百分之七十的股份!」楚楓淡淡道。

史家人頓時就不樂意了,之前還是五十一,這效果一得到證實這小子立馬坐地起價,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史愷歌聞言亦是神情一滯,「楚楓先生,這……」

「你們可要考慮清楚,這葯長期服用,皮膚會變得吹彈可破,是多少人夢寐以求而不得的事情,和我合作,一步登天!反之,你史家在如此強壓之下,撐不過三天!」

史愷歌臉色一沉,道:「行,我答應了!」

「行,藥方我放這兒了,你們過會兒自己去卧龍和雪兒簽合同。」楚楓將藥方給了史湘雲,淡淡道。

「好,楚楓先生放心,我待會兒親自過去,您慢走!」

等到楚楓離開之後,史家眾人直接炸開了鍋。

「家主,你怎麼能答應那小子那麼過分的要求呢!」

「是啊,百分之七十,那以後我們豈不變成給卧龍打工的了?」

除了埋怨,更有奸詐些的提議道:「家主,這東西都已經到手了,要不我們直接不簽了?」

史愷歌拍案而起,怒聲喝道:「一群鼠目寸光的東西!」

「那些上流社會的富婆最在乎的是什麼,是美貌,是青春,我們一粒葯可以賣出上百萬!再將稀釋過後的便宜賣給大眾,會有無窮無盡的市場!這藥方能夠帶來的利潤,不可限量,我們股份雖然變少了,賺的錢卻是多得多了,明白嗎?」

「能拿出這樣藥方的人,你覺得是我們史家惹的起的?別人願意來和我們合作,這是我們史家高攀了,懂嗎!?」

史愷歌這如同機關槍炮一般掃出的問題讓史家眾人啞口無言。

旋即,他又沉聲道:「馬上備車,去卧龍簽合同!」

。 「我們家的農莊如此之大,懂這些東西都是很正常的。」

庄塵站起身子,環顧著自己這碩大的農莊。

他的腦袋裏面,突然想到了父母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面容。

突然對他們有着一絲想念,末世的爆發不知道他們去的地方有沒有影響?

庄塵的心中有着一抹擔憂,但是想到父母也不是普通人,就鬆了一口氣。

「庄大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呢?」

裘吟吟站起身來左右的扭動着自己酸疼的腰枝,高聲的換回了庄塵的思緒。

詢問到他下一步應該做些什麼?

看着自己腳邊的一堆土豆塊,她還不知道該怎麼做?

「挖個小坑,把每個土豆放在土地的表面,每個的距離要間隔十五厘米左右。」

「……」

他們按照庄塵所說的,把土豆按在了鬆軟的泥土裏面。

根據他的指示把厚厚的一層泥土,將它們給覆蓋起來。

其高度也是保持在十五厘米左右。

還好人多力量大,一個下午他們就把這裏已經處理好。

累的幾個人都癱坐在地上,完全的不想動。

「等到他們後續長出來的時候,還需要你們拿肥料薄薄的撒上一層。」

庄塵看到他們這個模樣,也不叫他們再做些什麼。

只是給他們囑咐著,後續所需要做的事情。

說完自己就獨自拿着小鐵鍬,往另外一塊土地走去。

庄塵看着手中這一粒粒的小種子,手上的舉動顯得輕手輕腳。

因為它們的體型太過於渺小,哪怕是握個拳頭都有可能從指縫之中落出。

這樣珍貴的東西要是丟掉,那可真是有點可惜。

「冬天就適合種植一些蘿蔔。」

庄塵走到自己的田園之中,去找到沒有石頭的鬆軟土地。

這樣最適合蘿蔔的生長。

庄塵來到一塊剛被他拔了野草的土地,蹲下身子戳了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