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柳生和暗部處理屍體,看着柳生和卡卡西等人一起參加三代目的葬禮。

天空中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在火影的大樓上面擺放着三代目的遺像。

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兩人主持這次弔唁!

而鳴人顯得格外傷心,看着猿飛日斬的死去。

看着一眾大佬嘴角抽搐,他們第一時間不是認同,而是違和,十分違和。

系統也悄然響起,顯然又有一個問題要提問。

【叮!在佐助奪回戰裏面,君麻呂為誰戰死?】

【a:大蛇丸!b:多由也!c:藥師兜!d:宇智波佐助!】

【請下列三人回答:大蛇丸、君麻呂、藥師兜!】

大蛇丸想都不用想就回答道:「我選擇a!」

【叮!回答正確!開啟視頻解析!】

對三代目死去場景沒啥想看的人連忙點開這個視頻,佐助奪回戰。

一聽就是很刺激的事情,而且有人戰死。

但開幕就給他們一個雷擊,讓他們感覺有人在他們頭皮上放電一樣。

【在一個不見天日的地下牢房裏面,昏暗的燈光照亮這一片空間。

幽暗而孤寂!

在這牢房深處有着一個眉上兩點的皮膚白皙的男孩子。

「咔!咔!」

他的手裏握著一把骨刀一下又一下的刺入那深邃的石壁上。

「我並不討厭黑暗!」

「黑暗是陪伴我長大的地方!」】

「轟!」

「轟隆!」

「轟隆隆!」

這短短的兩句話讓思考的人瞬間炸了起來,寒毛豎立。

他們說為什麼這個決鬥場之主要問那麼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而偏偏是他們對鳴人疑惑的時候!

拿這句話來給鳴人套那就是。

「我並不討厭孤獨!」

「孤獨是陪伴我長大的地方!」

可鳴人討厭孤獨嗎?

討厭,非常討厭!

那麼君麻呂討厭黑暗嗎?

答案不言而喻。

木葉忍者尤其是奈良一族更是冷汗直冒,他們清楚的記得在前面的視頻里,猿飛日斬說過他找到了優秀的弟子。

而那個弟子的名字叫大蛇丸!

在回過頭開看,問題答案是,為大蛇丸戰死的君麻呂。

那麼此刻直播間裏面的鳴人呢?

不就值得玩味了!

君麻呂面對的是一個黑暗的牢房,而鎖住鳴人的卻是一個孤獨的木葉。

真是猿飛之心路人皆知啊!

木葉私人聊天群。

【波風水門:唉!這就是擁有太強力量的結果嗎?】

【漩渦玖辛奈:混蛋三代老頭子,你暴露鳴人九尾人柱力的身份本來就有愧於我!】

【日向日差:暴露這個身份怎麼有愧了?】

【志村團藏:哼,當然有愧了,老夫做的事情老夫承認。

初代和二代九尾人柱力根本就沒有對整個木葉宣佈過,也就是說木葉大多數忍者知道木葉有九尾人柱力,但不知道具體是誰!】

「卧槽!」

看到這一句話的群內大佬已經看傻了,也就是木葉忍者起初根本不知道誰是九尾人柱力,那麼妖狐這個名字的含義他們瞬間秒懂了。

因為在九尾之亂以前大多數木葉忍者根本不知道誰是九尾人柱力,也不了解什麼是尾獸。

也就是說鳴人靠着父母的封印其實可以當一個普通的孤兒,或者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吊車尾的。

但由於三代目和志村團藏的私心就演變成真正的出氣筒了,更可怕的是隱藏四代目之子的身份。

別提什麼四代目之子怕被暗殺,你讓其它村子的忍者去暗殺一次我愛羅給他們看看,不把對手骨頭捏碎才怪!

九尾可是比一尾強多了,在危極性命的情況下毀滅木葉都是輕鬆的。

而且明顯妖狐比四代目之子在木葉更危險吧?

泉奈大佬分析的十分到位!

只是具體細節他們現在才知道,原來只是當吃瓜來看。

他們對猿飛日斬的鄙視之心越來越重了!

多虧猿飛日斬死了,不然暗殺他的人估計可以從火影大樓排到木葉村口。

別提水門了,他們都想殺了猿飛日斬,真是退一步越想越氣!

7017k 而柳生很有可能掌握著二代目火影的飛雷神之術,或者說柳生是隱藏起來的扉間的孫子。

不然怎麼可能他會有飛雷神。

而且他猜測沒有鳴人,柳生遲早有一天為了水門的飛雷神二段回來盜竊封印之書。

想到這他無不慶幸自己送給鳴人封印之書的英明舉動。

這波血賺,一次放水收穫兩個人才!

「卡卡西啊,你身上的擔子很重啊。「三代笑眯眯的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

「是嘛!「卡卡西懵逼的點頭應是。

「好了第七班的具體情報我知道了,你現在可以下去休息了,真是辛苦你了。」

片刻后,神情恍惚的卡卡西走出了火影大樓!

「怎麼就完了?」

想不明白的三代一下凝重一下開心的卡卡西感覺自己是不是忘記說什麼事情了。

「算了,還是回家休息吧!怪我昨天看親熱天堂看入迷了!」

佐助、小櫻、鳴人哭暈在廁所!

……

相比於柳生這裡的奇葩情況,夕日紅這裡也是很奇怪的!

一頭烏黑微卷的長發,鵝蛋臉,身穿一套紅底白帶的忍者服,看上去既清純又嫵媚,一雙紅色的大眼睛御姐夕日紅今天也很絕望。

為什麼?

主要是今天的雛田太奇怪了,每次她把雛田用幻術控制后。

她的查克拉都會莫名其妙的爆發,而且前後語氣就和兩個人一樣。

而這種解開幻術的方法簡直完克她!

「魔幻樹縛殺!」

夕日紅嬌喝一聲,隨後紅從雛田的視野面前消失,一道美麗的身影從綁住雛田雙腳的樹根處鑽出來。

「紅老師你這樣是不行哦!」

擺出了柔拳的架勢,說完靠著渾厚的藍色查克拉直接把她的幻術震散。

看的紅眼皮狂跳,又來了又來了這種奇怪的感覺。

這種開掛一樣的感覺!

「嘭!嘭!」

兩道身影迅速的碰撞在了一起,雛田的手掌抵住了夕日紅的苦無,而夕日紅的手則擋住了雛田推過來的拳頭。

眼看是一副勢均力敵的畫面,不過很快,夕日紅的身體就撐不住的被雛田精通的技巧往後頂飛而去。

罰站的犬冢牙和油女志乃兩人都看傻了,明明大家都是忍者學校畢業的,為什麼就你這麼突出。

「什麼!怎麼會???」

感受到對面衝擊過來的力道,紅心中一驚,這根本不是在忍者學校的水平,跟前面那兩個學生(油女志乃和犬冢牙)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

「再不小心我就真輸了,手裡劍影分身之術!」

沒有幻術她的實力大打折扣,又感受到雛田的實力,夕日紅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只見夕日紅的手腕一抖,上掌上瞬間多出了兩隻手裡劍,她快結印后,揮手一灑。

兩隻只手裡劍突然二變四、四變八,最後密密麻麻疾速向雛田飛了過去。

「紅老師,好……好厲害的影手裡劍之術。」

「回天!!」

一聲清冷的喝聲傳來。

只見從做好手勢的雛田身上肉眼可見的爆發出了一層藍色的查克拉,然後整個人在原地劇烈的旋轉了起來,帶動爆發出的查克拉,形成了一個球形的查克拉保護罩。

叮!叮!叮!

夕日紅的影手裡劍之術瞬間就被雛田使出的回天衝擊得四散零落,只有散落各地的手裡劍和地上被柳生的回天轉出的圓坑,彷彿在證明了剛才所發生的一切。

「厲害,太厲害了!!」犬冢牙忘乎所以的震驚道。

「雛田真的是跟我們一個年紀的學生嗎?」油女志乃抬了抬墨鏡呆的嘴巴都落到了地上。

「假的吧?打我何至於開柔拳奧義回天啊!」

現在她好絕望,看到回天她連忍術都不想打了。

幻術被克,忍具、忍術被回天反彈。

毀滅吧!沒意思!

「紅老師,現在是我勝利了。」

什麼??

聽到雛田冷不防一句勝利了,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雛田雙手前後平攤開,腳步敞開擺出了一個奇怪的姿勢,夕日紅莫名從心底生出一種不妙的預感。

不好!!!

隨著的清脆的喝聲,雛田像只雌獵豹一樣出手了,無形的八卦領域籠罩住兩人,狂風暴雨一樣凌厲的攻擊連綿不斷朝紅周身的穴道打去。

「柔拳八卦六十四掌!」

「二掌!」

「四掌!」

「八掌!」

「十六掌!」

「三十二掌!」

「六十四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