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從未經歷過的事情。

這樣單方面受傷,菲戈強健的體魄也只能幫他多撐一段時間,簡直像是他在打洛克斯時的感覺。

但菲戈的眼神沒有變。

如果UR連這點本事都沒有,憑什麼是UR?伊姆的體魄數據應該在35w左右,只是能夠擊破他防禦的程度,但這種詭異的能力,評級卻該有6級百萬,至少是接近。

他早在感受到伊姆的氣息、感受到仍然致命的那股威脅時,就有了被壓制的心理準備,否則五老星也不可能在知道菲戈的那麼多情報時,還總對伊姆有信心。

但……你們知道我的所有情報嗎?疼痛讓菲戈身上的鮮血久違地活躍,只欺負比他弱的小朋友,可沒有挑戰強者的感覺有趣!

當菲戈第三次被斬飛出去,印入廢墟之中,拎着佩刀一步步走來的伊姆又淡淡問他:“你是怎麼得到的普魯託的能力?”

“你猜。”菲戈咧嘴一笑。

然後眼神驀然對上圓月!

那一輪月亮在他的雙眼倒影中不斷放大,改變了他瞳孔的狀態!

一股異樣的力量從他的身上擴散出去,伊姆平淡的神色終於發生了一絲改變,“毛皮族的力量?”

她身形快速前探,刀上裹夾着流動的武裝色斬擊向菲戈,卻是噹的一聲,被坐起的菲戈指尖探出的野獸一般的鋒銳指甲所阻擋!

此時菲戈的模樣已完全改變!

黑髮被染成雪白,拉長了數十倍,捲曲着落於地面。皮膚也變得潔白如月,分不出是月光灑落於菲戈身上,還是他將月色映白。

拉長的眼角,野獸一般的瞳孔都讓菲戈的面容也多了一分野性的魅力,身上不斷跳動的電弧,更是爲他增添了一抹神秘與危險。

魚人之力給菲戈帶來的是魚人族水下呼吸自由游泳的能力。

巨人之力給菲戈帶來的是巨人族的壽命與體魄的提升。

毛皮族之力,給菲戈帶來的則是毛皮族操控電弧的能力,以及在月夜中進行月獅變身的能力!

所謂月獅變身,是毛皮族通過視線聚焦月亮,喚醒體內野性的技巧。其擁有容易失控、損耗壽命的缺點,但卻也能夠數倍提升自己的身體素質,爆發出更強的戰鬥力。

一般的毛皮族戰士能夠通過月獅變身擁有數億大海賊的戰鬥力。

那菲戈呢?

選擇月夜過來,可非隨意!

僞裝月夜獵手,也不是平白!

這東西對他的提升當然不會有幾倍那麼誇張,但就算是幾成……

在伊姆紅色的圈圈瞳孔下,刀鋒下的菲戈身影驀然消失!

身後捲起一陣狂風,她蒼白的頭髮拂動,迅速回身斬擊,卻只斬擊到一抹跳動的電弧。

見聞色全力使用起來,伊姆看到了一幅又一幅未來的畫面,一道道彎月狀的斬擊不停被她斬出,卻沒有一次勾動到菲戈的衣角髮梢!

哪怕是預判性的攻擊,也無法追逐到在月獅狀態下使用剃來移動的菲戈,她揮刀斬擊的動作發出之際,已夠菲戈離開百米!

“爲什麼連毛皮族的力量都能擁有?”她發出陰沉的詢問,閉上了眼睛,不再盲目進行攻擊。

驀然間,她的身軀向右側橫移一步,一隻碩大的拳頭擦着她的臉頰打過,跳動的電弧讓她的髮絲發出一絲焦糊的氣味。

然後伊姆揮刀橫斬!

斜上撩動的刀鋒先是與菲戈身上的電流碰撞,又瞬間把這電流也給消解,重重斬入菲戈的腰間!

迸濺的血水砸落大地。

“沒有點燃燈火,再如何進行力量的累加,也隨時會熄滅。”

“點燈點燈,你是星星啊?還有,離這麼近跟我說話,你的口臭有點薰到我了。”過腰的捲曲白髮在刀風中飄蕩,菲戈低頭說。

嗯?竟然沒被斬飛出去?!

紅色的圈圈瞳孔收縮。

伊姆預知到了菲戈化作獸爪的大手從後撕向自己脖頸的畫面。

於是她立刻矮身閃躲,下巴卻正正撞在了菲戈高速提起的膝蓋!

嘭的一聲悶響,伊姆的腦袋高高揚起,身軀拋飛出去!一抹血水在她的嘴角流出,伊姆死人般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迅速揮刀迎擊!

高高躍起的菲戈潔白身影則和天空中的明月重疊,高速下劈的右腿直接與伊姆刀鋒碰撞!

右腿飆出一道血花。

轟隆——

伊姆所在之處則掀起一道蘑菇雲般的音爆,她的身形射入大地!

方圓數千米的地面整齊爆碎跳動,蔓延的裂縫將遠方天龍人們的居所也給吞沒進去,讓整座聖地瑪麗喬亞,徹底成爲了歷史! 「話說,大總管,這東西能吃嗎?」

沐塵一邊搗鼓著火堆,盯著火堆上方的鐵鍋說道,鐵鍋里,放著不知名的蘑菇樣的東西,如果鍋里那東西不撲騰的話,倒還真像蘑菇。

然後,撲騰蘑菇的中心處,一隻渾身被鐵鎖綁住的綠皮豬,此時此刻,這頭豬彷彿正在愜意的享受著,鍋內的水因為高溫而不斷冒出氣泡,不過這對它似乎沒有什麼影響。

「……」

「這個,少主,老夫也說不準,畢竟,老夫平生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生物。」

沐陽台自認為他活了一大把歲數了,見過稀奇古怪的東西也不少,可是這綠皮豬……他也是第一次見到。

「是嗎……」

沐塵撇了撇嘴,沉默了片刻后——

「啊啊啊啊!!!」

沐塵猛地扔掉手中的火棍,抱起頭撓了起來,原本柔順的頭髮瞬間變成雞窩般的模樣。

「少主……」

沐陽台急忙出聲,生怕自家少主因為受不了這種枯燥乏味的生活而……

「振作啊少主!雖然我們被困在這裡兩天了,可是,我們要相信奇迹,一定會找到回去的路!」

是的,沐塵已經在這個該死的充滿迷霧峽谷里被困兩天了。

原本沐塵是抱著不要緊的心情踏入峽谷,看見如此多的迷霧,沐塵不慌不忙的從懷裡掏出一件法寶——

羅盤。

沒錯!就是羅盤,這可是迷失方向時戰無不勝的法寶——尋找方向,這可是野外求生必備的技巧,貝爺說過,首先你要找到一個方向,然後到一個制高點,尋找河流,順著河流走,一定會找到人煙。

然後沐塵深信這句話的真諦,傻乎乎的拿著羅盤轉了大半天後,才發現,他竟然在原地打轉!

氣的沐塵當場摔了羅盤,然而這沒什麼用,沒辦法,只好認清現實了,然後,由於他還是築基,沒有到達可以辟穀的境界,所以,很顯然,沒多久他的肚子就餓了。

可是,在這個鳥都不拉屎的地方,別說食物了,他連活物都沒有見到,哪怕是植物也是,周圍除了霧氣就只有光禿禿的岩石,想填飽肚子但是什麼東西也沒有。

剛開始,他是見到過一些植物,像是茅草,不過,他又不確定,因為,那東西的顏色居然是肉色!

害怕吃壞肚子,沐塵只好放棄吃它的想法,隨後,就在沐塵快要餓出幻覺時,在這種時候,終於、終於見到了一個動物!

沐塵激動的直接抓住,二話不說,立馬扔進鍋里,升起火來開煮。

盯著在鍋里垂死掙扎的綠……皮豬,沐塵考慮著,這傢伙有沒有毒?

沒錯,鍋里的豬,皮膚是綠色的!

「大總管,你以前吃過這種豬嗎?」

沐塵想來想去,最後還是只能求教沐陽台。

他側過臉,眼角的餘光掃過沐陽台。

「報告少主,這個,老夫還真的……沒有。」

沐陽台這是實話實說,說實話,活了一大把年紀,他也沒有見到過這種物種的豬。

「嗯——」

「是變異了嗎?」

沐塵小聲說著。

「變異?」

沐陽台眼裡全是問好,看得出來,他對沐塵所說的「變異」並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對於這一點,沐塵說話有些吞吐,但語速十分快的說道:

「差不多就是稀奇物種的意思。」

「哦……原來如此!」

實則,沐陽台還是沒有聽懂。

「對了!」

沐陽台一捶手,轉身拿出一個蛇皮袋。

「少主,老夫才想起來,這袋子里裝的是前不久剛獵殺的靈獸,這裡面的肉是可以放心食用。」

「……?」

話到此處戛然而止,沐陽台傻愣著眼前的景象,方才,還在這裡煮豬的沐塵,現在,已然消失了蹤影。

「少主!!!」

「啊——疼疼疼……」

沐塵趴在地上,一臉痛苦的揉著自己的屁股。

「真是的,為什麼好好的地面會突然出現一個大洞!」

他方才煮豬快要熟的時候,腳下的岩石地面突然消失了,一個大洞出現在腳下,緊接著,就是他掉到了這個洞里,整個掉落過程非常短暫,以至於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是一屁股摔在了地上,感覺屁股都快要裂成兩半了。

「是不是哪個天殺的小賊又把井蓋偷走了?」

沐塵嘴裡抱怨著,過了片刻屁股的疼痛緩解之後,就站起身環視周圍。

「說起來,這裡是什麼地方?」

打量四周,周圍靜悄悄的,唯一能夠聽清的聲音就只有清晰的滴水聲。

沐塵除了面前是一條幽黑的通道外,其餘的身旁則是岩石,岩石上有著點點綠光,猶如綠色的火星般四濺。

「小子,看來我們是掉入了一個空間封印裡面了。」

「空間封印?」

始皇的話讓沐塵產生了疑問,這個峽谷里,居然有空間封印?!

究竟是什麼人留下的?

「哼哼唧唧……」

突然,一陣叫聲吸引力沐塵的注意力。

在這個充滿陰森的地方,這種叫聲屬實讓人顫慄。

他尋找著聲音的來源,發現,發出聲音的居然是他剛才正在煮的豬!

「它居然還沒有死?!」

要知道,這頭豬沐塵可是煮了快三個小時了,就這樣這頭豬居然到現在還是活蹦亂跳的。

「不明生物?」

沐塵想到這個稱謂,普通的豬怎麼可能會是綠色,說到底,綠皮豬本身就很奇怪了。

綠皮豬對著沐塵哼唧幾聲,旋即轉頭朝著通道的方向跑去。

綠皮豬這一跑,四周黑暗的空間突然冒起一個個幽森的綠色火焰。

「總感覺……有點嚇人……」

沐塵看到這一場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以前看過的恐怖片中的場景。

「怎麼,小子害怕了嗎?」

從始皇的聲音中,沐塵聽到了戲謔之意。

「誰……誰說的!」

一聽到這裡,沐塵音量突然拔高。

「笑話!我沐塵豈會怕這種東西!」

自己給自己壯膽,沐塵朝前跨出一步。